uayn7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笔趣-第209章 不公平對待推薦-l4uje

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
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
倪月杉嘴角一抽:“这个时候不适合玩霸总吧……”
“啊!”倪鸿博惨叫一声,被青蝶狠狠踢中了手腕,疼的他佩剑掉在地上,人跟着后退好几步。
景玉宸这才转移了视线,但手还是揽着倪月杉的腰,没打算放开她,尽情展示他的占有欲。
“倪鸿博,你也太不将本皇子放在眼里了,对本皇子未过门的人动手?”
景玉宸质问,带着沉沉的威严,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,倪鸿博赶紧朝着地面跪下。
“二皇子饶命,是她故意敲锣打鼓,引来百姓,毁坏二妹清白,作为兄长岂能不帮助被欺负妹妹?”
“噢?”景玉宸声音拉的老长,他嘲讽的看着倪鸿博:“所以你爽快了,本皇子也要爽快!”
倪鸿博愣怔,倪月霜脸色一白。
景玉宸扬起性感薄唇,邪肆一笑,眼里的眸光极冷。
“二皇子,民女未曾伤及大姐半分!”倪月霜脸色苍白着求饶。
“来人,将这个胆敢出手伤人的倪鸿博拿下,还有这个自恃清高,觉得自己像白莲花的倪月霜也拿下。”
景玉宸指着,倪莹莹,“你,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,交代清楚你二姐究竟都做了什么坑害小月杉的事情,本皇子要一样一样的清算!”
淡淡的口吻,邪气十足的面容,那周身的威严气势压迫着人,倪莹莹身子抖了抖,不敢不从。
相府内,倪月霜、倪鸿博、倪莹莹皆跪在地上。
倪月杉坐在一旁,手撑着额头,有些小小的期待。
景玉宸端起旁边的茶水,慢条斯理的细细的品着。
“二,二姐她,她在七岁的时候……”
“这个你说过了。”景玉宸放下手中茶盏,视线落在说话哆嗦的倪莹莹身上。
都市護花高手
倪莹莹咽了咽口水:“二皇子,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被迫服从,我最多算是一个帮凶,我并无伤害大姐的本意啊!还请二皇子能不追究我的责任!”
倪莹莹跪在地上瑟缩着,内心慌乱。
景玉宸冷漠的嗤笑一声:“话偏了。”
倪莹莹这才发着抖,继续说:“大姐被毁了容貌过后,很是自卑,二姐故意与大姐亲近,怂恿大姐出门,大姐每每都会被嘲笑成丑八怪,内心受创……”
倪月霜跪在地上,瑟缩着,发抖着,她着急解释说:“二皇子,不是那样的,我想让大姐找回自信!嘲笑她的是外人啊,与月霜无关啊!”
景玉宸冷哼一声,并未搭理,也并未相信。
倪莹莹继续说:“还有爹,好不容易,寻遍名药,找到一瓶治烫伤极好的药来,也是二姐,故意让人打翻,让大姐没能早早治好了烫伤。”
景玉宸看了倪月杉一眼,倪月杉从前真的那么好欺负么?
倪月杉尴尬的笑了笑:“这些陈年旧事不提也罢,二皇子,我已经让人去请示我爹了,这个本该出现在乡下的人,现如今还在京城,应当如何,只等着爹爹发落!”
景玉宸嘴角扬着一抹邪肆的笑来:“你爹自然会看在她是他闺女的份上,饶她一命,可本皇子觉得饶她一命实在是便宜她了,应当将她极刑处死!”
冷漠的声音没有任何一丝怜香惜玉,倪月霜的脸色煞白,赶紧求饶:“二皇子,不要啊!月霜都是一时糊涂,月霜知错了,还请二皇子饶命!”
倪鸿博攥着拳头,觉得景玉宸太嚣张了!
“二皇子,你得过且过吧!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我与月霜该死!”
倪鸿博跪在地上,可背却是挺的笔直,根本不畏惧这个景玉宸。
景玉宸轻蔑的扫了倪鸿博一眼:“你到现在还觉得你妹妹无辜呢?既然这样,不如,你来替你妹妹受死?”
倪鸿博瞪大了眼睛,他气恼的怒道:“二皇子你就是太嚣张了!”
倪鸿博一点也不服气!
景玉宸轻蔑的勾唇笑着:“既然被认为是嚣张,本皇子便不客气了,来人,将倪鸿博这个顶撞本皇子的小子拖下去,重责五十大板,掌嘴三十!”
达芬奇密码 丹·布朗
倪月杉错愕,景玉宸这么拉风的么……
“你,你凭什么!”倪鸿博愤怒的在地上站了起来,景玉宸在相府,他的家,要处置他,还要处死倪月霜!
僵尸扑倒小道士
景玉宸冷漠的端起旁边的茶盏,继续喝茶。
倪鸿博被人拖着下去,倪月霜身子忍不住发抖:“二皇子,此事与大哥无关,他就是性子太冲动了!”
“一个一时糊涂,一个太冲动,果然不愧是田姨娘所生。”
此时倪高飞的身影出现在客厅门口,他朝着客厅走进。
花糖纸 饶雪漫
景玉宸从座位站了起来,“岳父大人。”
这个岳父似乎叫的有些早,但倪高飞并未纠结,外面是正在惨叫被打的倪鸿博,他疑惑的询问:“二皇子,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劳烦你跑一趟,出质人?”
“今日在大庭广众之下,倪鸿博要拔剑杀了月杉,若不是本皇子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,他的胆子太大了,本皇子不得不教训!”
倪高飞意外,他扫了倪月杉一眼,倪月杉主动搭腔:“二皇子是为月杉打抱不平,教大哥学会礼数,懂得嫡庶之分,学会不冲动。”

倪高飞蹙着眉,又看向旁边跪着的倪月霜。
倪月霜赶紧拽着倪高飞的衣服,求饶:“爹爹,二皇子要杀了月霜,爹,还请你为月霜求情保月霜一命啊!”
倪高飞冷眼看向倪月霜:“你不该在乡下吗?”
倪月霜自是理亏,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狡辩:“是三妹出现拦下了马车!”
倪莹莹身子一抖,赶紧说:“还不是因为你想继续留在京城,你想飞上枝头!我,我也是同情你!”
我的姐姐是美女2
柳月修仙记
倪莹莹没有说是邹阳曜的意思,倪月霜也未曾提。
倪高飞并不想听这么多的解释,他哼了一声:“滚去你的乡下!”
倪月霜神色一僵,赶紧求饶:“爹,你换个处罚吧,月霜还想留下来,照顾大哥养伤,还想留下来孝敬爹!”
“来人啊——”
倪高飞声音拉长,外面的下人走了进来。
倪高飞冷声道:“将她现在立刻马上送去乡下!”
倪月霜赶紧求饶:“爹,不要!不要啊!”
景玉宸在一旁提示说:“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太便宜?”
“二皇子想如何?”
“本皇子想要划花她的脸,再将她所做的事情公之于众,然后赶至乡下!”
倪高飞诧异的看着景玉宸,显然觉得这不可能!
景玉宸微扬着唇:“岳父,不如你听一听三小姐所提供的证词。”
倪月杉清楚,就算倪月霜犯再大的错,倪高飞都是不忍心按照景玉宸所说去处置的。
她咳嗽一声:“二皇子不必了,将她所犯罪过公之于众就够了!”
倪月霜脸色发白,用力扯着倪高飞的衣服:“爹,不要,月霜所做的一切都是被逼无奈啊,大姐她也陷害过我啊!可为何只算女儿有罪!”
倪月霜委屈的流下眼泪,扯着倪高飞的衣服,咬着唇不停的摇头。
“好,那就依了月杉的意思办吧!”
倪高飞没有多犹豫,应下。
倪月霜无力的跌坐在地上,脸色发白。
看着事情处理完,景玉宸稍稍有那么一点满意。
他看着倪月杉,提示说:“下次,要做什么事情,记得提前叫人通知本皇子一声,若是本皇子不在,你遇到了不公平对待可怎么办?”
有景玉宸在,绝对是对他人的不公平。
倪月杉听话的点头:“好,下次绝对叫上二皇子。”
被呵护的感觉,其实是不赖的。
相府外,倪月杉送景玉宸。
倪高飞看向了倪莹莹,倪莹莹跪在地上,对着倪高飞说:“爹,请你出手救救将军吧,让大姐开口劝一劝二皇子可好?”
倪高飞卧病在床,并未去上朝,对朝中最近所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很清楚。
倪月杉从府外回来,客厅的位置已经只剩下了倪高飞。
倪高飞看向倪月杉,开口:“月杉,这邹将军是你三妹的夫君,你也与他曾有过恩情,爹,不求你能为他求情,但爹也相信,他绝对不会是那种胆敢刺杀二皇子的人,月杉,爹希望你劝戒二皇子切勿因为私人恩怨,错处置了人!”
倪月霜意外,“二皇子所做的事情,女儿从不插手!”
邹阳曜就算是被陷害的又如何?
他当初如何对原主的?
他当初如何间接害死两个可爱的小丫头的?
倪月杉不会忘!
倪月杉不听他的话,倪高飞叹息一声,也没强求。
“月霜去了你院子跪着,她说她想单独向你认罪,若是你不愿意接受,那就让下人将她拖走吧!”
倪高飞转身离开,对于家庭,一直希望是和睦的。
倪高飞抬步离开,因为身上还有伤,走的并不快,看上去有些苍老。
汲冬阁内,倪月杉走了进去,看见倪月霜跪在地上,倪月霜变的激动起来。
盤噬天宇
“大姐,大姐求求你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以后我再也不敢对你有任何不恭敬和陷害了!只要你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,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