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wuxg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諸天福運笔趣-第六百二十八章 不岔讀書-bkx63

諸天福運
小說推薦諸天福運
江夏郡,西阳县某乡……
巨大平整的晒谷场上,上百乡兵正在努力训练。
魏延一身短打装扮,满脸严肃在乡兵跟前,以及左右巡视。
一旦察觉有乡兵偷懒,或者动作不规范,立即就是一棍子抽过去,毫不手软。
整齐的呼和呐喊声中,不是传来啊啊的凄厉惨叫,逼得一干乡兵更加努力的训练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直到一套军中拳脚功夫演练结束,魏延这才收起手中长棍,喝了声:“拳脚训练结束,休息一会继续队列训练!”
说完,没理会乡兵们瞬间变得歪歪斜斜的队形,还有懒散的精神状态,大步流星朝旁边不远处的茶棚走去。
“这日子,什么时候是个头啊!”
接过勤务送上的凉茶,魏延一口气闷干,将茶碗放在桌子上摇头叹气。
“文长兄你就别叹气了,要是叫巡视的监督见到,可没好果子吃!”
旁边的官佐,乃是魏延的搭档,专门负责这一批乡兵的文化学习。
“也不知道太守府怎么想的,竟然这么看重乡兵训练!”
魏延摇头道:“不都是进入县兵营或者郡兵营,再集中操练么?”
“之前的培训课,文长你没仔细听啊!”
搭档官佐好笑道:“按照太守的意思,咱们要深入乡村,了解乡村的实际情况,以后若是遇到了需要临时处理政务的时候,也不会被某些家伙蒙骗,做出损害自家和百姓利益,肥了某些存在的蠢事!”
魏延有气无力的嗯了声,显然并不知十分赞同。
“某说文长,你在西阳乡村也待了一段时间,有没有什么感想或者想法?”
搭档官佐无奈,好笑道:“见到了乡村的具体情况,是不是有种大开眼界,不敢置信的感觉?”
狂寵囂張辣妻
“还真是如此!”
魏延苦笑道:“谁能知晓,地方豪强对百姓的潘博如此之甚,简直骇人听闻啊!”
“所以,以后咱们有机会临时执掌政务,有些事情就不会受蒙蔽!”
搭档官佐笑道:“真说起来,豪强家族子弟还不至于真的如此疯狂,真正厉害的还是那些代表豪强家族的豪奴啊!”
“呵呵,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,就该统统杀掉!”
“所以说,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!”
搭档官佐苦笑道:“文长兄想要杀人替百姓伸张正义,可地方豪强家族可不是这么想的啊!”
魏延一时无言以对,这样的情况他还是来了乡村之后才遇上,一时半会也没辙。
按说,他能修炼到一流武将层次,本身就是出自义阳豪族。
当然,肯定不会是嫡支成员,不然也用不着跑江夏军这里从小兵开始当起。
以他的能力,在严重缺乏中高层合格将校的江夏军,很容易就能出头。
只是随着赤壁大战结束,江夏军基本上没有作战任务。
刘琦一声令下,开启了对手下军队的大整训。
除了加强训练之外,就是拼命的加码文化课程还有武艺课程,以及作战参谋等等方面的培训。
不说培养出名将,这得看个人天赋。
起码也得培养大量合格的军事将领,刘琦要的也就是手下将校能够做到合格而已。
所以,表现出色的魏延,被当做将校种子,安排到乡村操练刚刚聚拢的乡兵。
我是传奇BOSS
好在江夏军高层也没玩什么套路,在将魏延等人派下来的同时,也把情况说道清楚。
免得魏延等有能力的将校种子,还以为江夏军不重视他们,这才将他们下放作为乡兵操练人员,负气之下直接跑路。
这不,魏延和搭档兴匆匆过来,没几天就失去了兴趣。
要不是知晓操练乡兵,乃是江夏军高层的正式命令,也是对他们能力的考验,怕是早就要闹腾起来了。
只是操练乡兵真的无聊透顶,魏延感觉实在有些煎熬。
“哎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!”
魏延郁闷道:“整天操练乡兵,一点意思都没有!”
“怎么就没意思了?”
搭档官佐不认同道:“乡兵常规操练是一方面,难道你忘记了太守府还另有要求么?”
“咱们还得帮助乡兵扫盲认字,同时还要让他们学会军中基本武艺!”
家有總裁,不好惹! 浮華盡褪
“说起这个,某实在弄不明白,太守府的心思!”
賢者與少女
魏延摇头道:“花费这么多心思在乡兵身上,值得么?”
搭档官佐轻笑出声,心中其实也不理解。
要知道,想要认字,起码的有寒门子弟的身份。
寻常百姓,根本就没有机会,也没有这种资源。
不想,太守府竟然如此大房,直接在乡兵之中开启扫盲,让他们读书认字。
说句不好听的,这些乡兵的待遇,可能比一些实力不足的寒门子弟都强。
可乡兵是什么,不过就是郡兵的辅助存在罢了。
根本算不得真正的兵马,就和运送后勤辎重的民夫青壮差不多性质,随时都可能变更的存在。
花费精力培养他们读书认字,要是以后他们没能继续参军,或者出了什么意外,不就白白浪费了太守府花费的精力么?
要知道,认字不不认字,那是两个概念。
认字的存在,只要有书本就能学习新的只是,增长见闻提升自身能力,从来脱离底层达到阶级跃迁的目的。
而且认字之辈,还很容易混进读书人的圈子里。
可能世家大族看不上眼,但寒门子弟的圈子还是很容易混迹的,一旦混出名堂很容易出头。
不要说寒门子弟难以出头这样的屁话,只是各个势力的高层被世家大族大半垄断,寒门子弟若非天纵奇才很难爬上去。
可中底层职位,寒门子弟只要有些才华,就不难得到。
说句不客气的,太守府在乡兵之中扫盲,就和将乡兵变成寒门子弟差不多,给了极大的机缘。
魏延和搭档官佐全都出身地方豪强家族,自然明白其中道理,也是因此心中更加不解。
滅世神戰
当然,不是说不认字就没办法成才,只是概率太小了而已。
强如恶来典韦这样的强横存在,号称步战无敌,甚至能跟温侯比肩的存在,因为能力问题只能给老曹当个保镖了。
和典韦有同样情况的,还有江东的金牌保镖周泰,以及蒋钦两位水贼出身的大将。
其余成名将领,凡是拥有带兵打仗之能的名将,哪一个的出身都不差,起码都是地方豪强子弟。
所以,在魏延和搭档官佐看来,太守府简直给了乡兵,一个了不得的晋升机缘。
“只是识字而已,算不得什么!”
假如神也玩遊戲 冰封完美
不管心中如何复杂,魏延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,好笑道:“想要更进一步,学习有用的文化知识,单单在乡兵之时所学的东西,可远远不够!”
“上面不是还有县兵营和郡兵营么?”
搭档官佐露出一抹向望神色,悠然道:“某可是听闻,县兵营会传授基础的军事指挥理论知识,郡兵营那里更是会有指挥作战的实用知识!”
“这是某也有所听闻,好像是太守亲自确定下来的规矩!”
魏延眼睛发亮,振奋道:“听闻,只要表现出色的将士,都有机会得到培养,进入县兵营和郡兵营的培训班里学习提升自我能力!”
“某些教材,可都是太守拿出来的精品,甚至包络皇室收集整理的某些大战战例!”
说起这个,他就忍不住心头火热,满心满眼都是激动。
“文长你是如何知晓的?”
“哈哈,某运气不错,当初加入江夏军的时候表现不得,好像入了刘磐将军的法眼,只要有机会就被带在身边教导,传授一些军中经验!”
说起这个,魏延满脸红光得意道:“当初太守提出在兵营建立培训班的时候,刘磐将军无意中透了口风!”
“你可能不知,太守为了郡兵营和县兵营的培训班,可是出了不少皇室珍藏兵书!”
“这是好事啊!”
搭档官佐先是惊讶,而后振奋道:“这些东西,不是被兵家传人秘而不传,就是被世家大族牢牢掌控,咱们这些出身不够的存在,想要学习的话只能拿命在战场上慢慢积累经验了!”
说起这个,他满心心酸道:“若是有天赋和运气的话,也能从尸山血海中逃得性命,积累了足够丰富的作战经验,也算是能够让后辈子孙少去一些险阻!”
“可若是能够得到完善的培养,谁有乐意拿自家小命拼死搏得一个前程?”
最後壹個趕屍人 龍飛有妖氣
魏延受了影响,忍不住感叹道:“是啊,像是某等并非出身世家大族的存在,前途更加艰险困难一些!”
“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
搭档官佐收拾了心情,轻笑道:“眼下太守府给了咱们机会,自然要好好把握,用心操练手头乡兵,等到机会一至自然有更进一步的机缘!”
蚩尤元倚傳 清園老槐
“哈哈,用不着你来提醒!”
魏延哈哈一笑,悠然道:“只是觉得一帮民夫一样的乡兵,能有机会认字不说,还有接受更近一步培养的机会和可能,心中很有些不爽啊!”
“不爽也没有办法,咱们既然接手了平操练乡兵的任务,可不能懈怠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