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amiz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《從長阪坡開始》-第0701章 斷案如神關定國鑒賞-n6ayr

從長阪坡開始
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
刘备从席间起来,走到何英一侧,拱手道:“此人有才,罪不至死!”
刘备求情?
不仅仅是刘璋张任等人惊住,连主犯人何英都呆滞了。
这人有毛病吧?
“玄德兄,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刘璋急忙站起身来,走向刘备。
“些许造谣之事,对我而言,算不得什么大事。”
刘备则是摇摇头,表示自己并不是在意。
反正信上说的事实也不是他,刘备现在听到何英是任安的弟子,心中的那股怨气也就没剩下多少了。
任安在绵竹教授了许多人,现如今大多都在益州各地为官。
或者是像任安一样,不曾出仕,传播学问。
这些人因为任安的关系,自成团体,故而刘备想要放一人而收众人。
就像他日后得到益州后,不喜许靖,
但是在法正的建议下,天下有的是博得虚名但是无德才之人,所以不缺许靖一个职位。
如今的大汉形势,又不能挨家挨户去说许靖是个背主之人,不是自己不够任人唯贤,是因为许靖的人品有问题,所以才不用他。
天价弃妻:豪门枕上婚
但主要是大汉传播消息太过于落后。
大家几乎是口口相传,没有别的途径。
话语权掌握在旁人的手中。
许靖有虚名,那也只能捏着鼻子用他,就像是曹操想要撒谎祢衡,但却把他送到刘表那里。
同样惹得刘表也厌恶祢衡,想要杀他,遂推到了黄祖那里,借刀杀人。
皆是因为祢衡是个名士,自己杀了他,会让其余想要投奔自己的贤才名士,心中产生迟疑。
这对于一个统治者,是得不偿失的!
对于关平想要杀何英的意思,刘备也清楚,可是时间紧迫,两人先前没有商量。
在这件事上产生了分歧。
同样刘备先前考虑,来益州就是先收服众心,并不是想要当个老好人!
这也是他拒绝庞统的计策,趁着涪县会面,直接羁押刘璋,占据益州。
因为刘备想的是刚进入别人的境内,还没有对本地人树立起恩德信任,不宜匆忙下手。
美女神医的超级男护理
何英瞪大了眼睛,一时间却是没想到刘备竟然是这种宽宏大量之人。
就算是张任在一旁也说不出什么:刘备是个虚情假意之人。
你自己都不站出来制止这件事,凭什么能指责站出来阻止这件事的人呢?
“大伯父,什么叫算不得什么大事?”关平当即就不乐意了,梗着脖子道:
“我们来益州是来帮刘益州的忙,可不是来此受人欺辱的!”
“定国,勿要聒噪。”刘备脸色变了一变。
“大伯父,错的又不是我,凭什么不让我说话。”关平颇为刷的抽出剑来道:
“我自幼跟随大伯父颠沛流离,拼命练武为了什么?
不就是想要匡扶汉室,受人敬仰,而不是受人欺辱吗?
现在随便跳出一个人就可以肆意辱骂大伯父你,那我等做这么多努力,还有何意义?
今日不是他死,就是他亡!”
“定国。”刘备顾不得拱手,直接一个跨步拦住关平的剑,眼睛示意,微微摇头:“勿要轻易动手。”
“只需他无故中伤旁人,就不许我复仇吗?”关平也是轻微摇头,这是庞军师的主意。
“勿要杀人。”
刘备知道自己年岁愈长,力气不如从前,但是想要钳制住关平,还是有些困难的。
可他发现关平并未使用太大的力气,只是在一旁摆着架子,就知道此事不简单。
“若是寻不到他也就算了,如今寻到他,他又认罪,为何杀不得!”
关平瞪着眼睛嚷嚷道:“若是有人犯罪,就因为他有才就放过,那还有法律吗?那还有王法吗?”
“他罪不至死。”
“主辱臣死!”
关平又叫了一句,总之就得弄死何英。
你跟我讲人情我就跟你讲法律,你跟我讲律法,我就跟你讲人情,总之他活不了。
可没等关平在说些什么,他眼瞅着刘璋从亲卫腰上抽出了剑。
大汉向来主张复仇的思想。
关平的话一出,张任等人皆是更不好在开口了。
即使何英是他们巴蜀集团的人。
何英扭头看着僵持的刘备叔侄,方心生感慨,噗呲一声。
主辱臣死!
你们这帮人就没有一个替我这个主公出头的,那我就亲自来!
刘璋咬着牙用剑搅动了一下何英心脏处的伤口,刷的又抽出血剑来,扔在地上。
何英瞪着眼睛,颇为无力的倒在地上,像条廉的鱼一样,抽搐了几下。
这一幕着实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谁成想刘璋竟然亲自动手了。
全场静默了三秒,刘备率先反应过来,撒开关平,往前走了两步,看了看倒地挣扎的倒气的何英。
久经战场的刘备,发现刘璋这一剑当真是又狠又准,何英活不成了。
“季玉,这又何必呢?”刘备长叹一口气,拱手转身离去。
张任等人也没想到刘璋竟然会变得如此霸道。
涪县县令吕乂伏下身子,探了探何英的鼻息,开口道:“主公,他死了。”
刘璋接过亲卫递过来的帕子,仔细擦了才溅在手上的血,冷哼一声。
此人死不足惜!
若不杀了他,那今后谁都敢,不听自己颁布的告示。
关平则是一脸欢喜之意,上前抱拳道:“多谢刘益州主持替我大伯父公道。”
刘璋见关平如此亲近,也是有些诧异。
男王妃先寵後愛
自己本就是想要杀了何英,未曾想竟然会得到关平的好感。
于是刘璋摸着胡须道:“定国啊,我岂是做事不公之人?
若放任何英之流,为祸益州,那必将会有更多的人效仿!”
“刘益州英明!”
关平再次恭维道,无论如何,刘璋杀何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
更让人没想到的是,刘璋亲自动手。
“今日且先休息,过两日,咱们在畅饮一番。”
“那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关平微微拱手,脸上露出开心之色,往前走去。
“季阳,通知犍为太守何宗前来。”
刘璋把手帕扔在何英不曾瞑目的脸上。
“喏。”吕乂自然是应下。
张任等人皆是拱手告退。
刘璋等到众人后走了,忍不住笑出了声,今日,也算是杀鸡儆猴了。
万道龙皇
好久没有如此爽快了!
刘璋瞥了一眼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的舞女,心情更是大好!
“今晚的月色一定不错。”刘璋长舒一口气,久违的放松。
吕乂抬头望了望天,大白天的都能看见夜色不错?
刘璋却不管那个,直接吩咐道:“今天晚上的饭菜我想吃咸点。”
“喏。”
亲卫自然明白自家主公的意思,多放些夜里猛。
这还是当初简雍带来的贺礼,未曾吃完呢!
刘备气冲冲的出了涪县,他自是知道这是谁的主张。
而关平不过是一个演戏的。
否则关平真要起了杀心,自己绝对是拦不住的。
“大伯父。”关平带着亲卫,赶紧追上。
福臨天下 流氓魚兒
“叔至,勿要让定国靠近,我想自己走。”刘备指了指陈到,开口道。
“喏。”陈到没有迟疑,直接亲自留下来传话。
“关小将军,主公让你勿要上前。”陈到带着两名白毦精兵伸出手臂。
关平站在原地,眨了眨眼睛:“我大伯父他真生气了?”
“不是你的缘由。”陈到叹了口气道:“主公他怕是有些生气。”
“其实这也是我的主意,不是庞军师一个人的谋划。”关平耸耸肩道:
“杀了何英可不光是为了大伯父他出口恶气!”
陈到歪歪头,难道另有说法?
刘备气汹汹的回到自家营寨内,一把掀开帐帘,进了中军大帐,瞧见庞统正在伏案处理公务。
所有的话到了嘴边,也全都咽了回去。
“主公回来了?”庞统却是惊喜万分,急忙走上前拱手道:“那何英可是被刘璋杀了?”
“嗯。”
刘备点点头,倒是可惜了自己放一人收众人的心思。
“哈哈哈,刘璋危矣!”庞统放声大笑,随即拱手道:“恭喜主公,贺喜主公啊!”
“士元?”刘备面对庞统这一出,有些不知所措:“我喜从何来?”
“喜就喜在刘璋他杀了何英!”庞统不是很英俊的面容露出一阵笑意:
“东州人已经与他离心离德,甚至甘愿暗中奉主公为主,将来主公入主益州,这些人的对抗可以说是消极的。
但巴蜀集团就不一样了!”
庞统面带笑意继续说道:“假如刘璋变得暴虐,一旁又有主公在旁边作为对比,
那他们兴许对于换一个主公,就不那么的敏感了。”
刘备显然没想到这个层面,一时间呆住了。
庞统说完之后,这才拱手道:“私自做出了决断,不曾与主公商量,还望主公勿要见怪。”
“士元怕是与我商量,我也不会同意,故而先斩后奏?”
刘备上前扶起庞统道:“可我险些要错怪你了。”
美艳召唤图 端午
“主公所虑乃是大事,此等小事无需介怀。”庞统也没继续矫情,只是道:
“巴蜀人不愿外人在益州盘踞,将来我们尽可以放出匡扶汉室大义,北据长安,如此一来,他们方可与我们同心同德。”
“为何?”刘备不觉得巴蜀人的积极性会如此之高。
“因为他们巴不得我们离开益州,唯有成功北据长安等地,才算是了了他们的心愿。”
庞统捏着胡须笑道:“他们焉能不肯出力?”
刘备沉思了一会,倒是不在说些什么了。
不得不承认,庞统的谋划在他之上!
辛亏自己不是以貌取人之徒,否则白白损失了如此重要的谋士。
自从刘备得到诸葛亮以后,他就越发的看重谋士了。
要是早二三十年有此等谋士辅佐自己,自己焉能从北一路流离到南方。
说实在的,方才关平在宴席上说的话,着实是有些戳刘备的心窝子。
这么多年,跟随他的这些元从人马,可是有哪一个享过福了?
要不然刘备方才也不会拦着关平,不想见他,否则自己怕是真的要忍不住哭出声来了。
先不说匡扶汉室前路茫茫,就是对待这些人,刘备心中也觉得心怀愧疚。
毕竟如今自己年岁大了,眼窝子就有些浅了!
中军大帐,关平没有进去,反正是奖励了习珍一把精巧的小弩,出自马钧之手。
习珍对于何英的死,并没有什么愧疚的心里,他本就是带着任务去的,那就是敌人!
至于其余四人,则是有些羡慕,他手中那个精巧的小弩。
谁都知道,少将军最重视的工匠马钧,他出品的武器,必是精品。
先前有人通过匿名信辱骂刘备的事情,通过刘璋的布告,早早的传到了益州的每个郡县。
甚至连益州南部的永昌郡都听到了刘备的名字。
如今真正的凶手被刘备麾下的小将关平给找出来了。
乃是犍为郡太守何宗的从弟何英,何英认作,被刘璋斩杀的消息,更是四处传播。
如今那些在乡间诉说《刘备的前半生》的说书先生,紧急插播一个故事,那就是关小将军断案如神!
这个断案故事,更加吸引人,毕竟能从一封信就能寻到真正的幕后凶手,可着实的太有挑战性了。
关平断案如神的名称已经成为益州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了。
至于何英之死,在巴蜀集团看来,就不如百姓那般喜闻乐见了。
毕竟,谁让关平成了断案如神的正面形象,而何英自然就成为反面素材。
正如关平对何英说过的,今天你死了,但是你可以永远活着。
断案如神关定国的名头,在乡间孩童嘴里不断的喷薄而出。
刘璋怒杀何英之事,顿时就让任安先前那些弟子感到不爽,而犍为郡太守何宗也被迫辞去官职。
刘璋就是要来一个真真正正的杀鸡儆猴,让他们好好回忆起,他才是真正的益州之主。
但就是刘璋如此想要强硬之下,许多巴蜀集团的人,尤其是蜀中大儒任安的这些弟子,纷纷辞去官职。
或者是对外称疾,选择不去上班办公。
东州集团部分人对此是乐意见到的,因为他们已经寻到了新的主公,
而另一部分人则是冷眼旁观,爱谁谁,反正不关我的事。
面对矮案上堆积如山的奏表,气的刘璋一下就推翻了矮案。
竹简散落一地。
杀了何英,如今的结果,并不是他想要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