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美都市小說 首輔嬌娘 線上看-444 東窗事發(二更)讀書

首輔嬌娘
小說推薦首輔嬌娘首辅娇娘
宁王闻言,本能地心生一股警惕,但很快,他就排除了这个猜测:“你果真给本王下药了?但恐怕让你失望了,你的鲜花饼,本王没吃!”
顾娇幽幽叹了口气:“没吃就对了,你马上就会不舒服了。”
宁王眉头一皱。
不待他问她何出此言,他的身子突然就划过一抹异样,心口都慌了慌。
他迅速气沉丹田,打算用内力将那股异样压下去,哪知一用力才发觉自己的内力好似一下子弱了不少。
以他的经验来看,内力不会在一瞬间锐减,多半是早就开始消散了,只是自己没动用武功,因此毫无察觉。
他看向她,神色冷了下来:“你对本王做了什么!”
“下药咯。”顾娇落落大方地说。
宁王道:“不可能……你给的东西本王根本就没吞进去!”
他倒是没问她的鲜花饼皇帝与太子也吃了,为何他们没事,毕竟下毒不一定要下在所有的鲜花饼上,鲜花饼是她递过来的,她完全有可能下在给他的那个鲜花饼上,或者,下在他用的餐具上。
顾娇挑了挑眉:“我方才说了什么?”
你方才说了——
宁王仔细回想了一番顾娇的话——“没吃就对了,你马上就会不舒服了。”
宁王脸色一变:“你……”
顾娇偏头看向他:“想通了?”
宁王快给气炸了,也快给她惊懵了,他万万没料到这丫头的肠子如此迂回、胆子如此之大!竟在华清宫给所有人都下了毒!
没错,不仅他中了毒,太子与父皇也中了毒!
只不过,她提前把解药放在鲜花饼里了,吃了鲜花饼的人能够安然无恙——太子那个憨憨吃了几大盘,想也知道他这会儿生龙活虎了!
而自己因为堤防她,或者说她在诱导自己堤防她,故意讲了激自己的话,令自己成功地避过了解药。
“很好……顾娇……你很好!”
宁王从未想过自己能在同一个人手里栽两次跟头,况且比起被揍,智谋上输给她才是赤果果的羞辱!
“祁飞!”他厉喝。
没有反应。
“别叫了,你的手下都被打晕了。”顾娇指了指紧闭的车帘,“不过嘛,车夫是你家的,你可以让他把马车停下。”
停了又有什么用?
是被下了药的他能打过顾娇还是他的车夫能打过顾娇?
宁王冷声道:“你给本王下的什么药?”
“蒙汗药。”顾娇道。
老实说,宁王能坚持到现在才发作,比她想象中的时间要长许多,足见他内功很深厚。
唔,她也想要内功。
宁王眯眼看着她:“你打算对本王做什么?”
顾娇眨眨眼:“你猜?”
宁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须臾,他冷冷地笑了,适才的怒火与不安好似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,他变得嚣张与不屑起来。
宁王:“顾娇,你不会真认为本王识不破你的那些小伎俩吧?你以为本王这段日子真的只是在府上好好养伤?”
顾娇:“哦,你调查我,你查到什么了?”
“你最担心什么,本王就查到了什么。”宁王的唇角斜斜勾起,“本王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,你想给本王下药,让本王对太子妃做出不可饶恕的事情来,然后当场被太子撞破。”
“呵。”他冷笑,“天真啊,顾大夫。你真以为本王的手下这么容易被你们打晕吗?”
顾娇抬眼朝他看来。
宁王指了指自己:“本王是皇长子,自由处在皇权的巨大漩涡中,你认为本王是凭什么活到了现在?又是凭什么成为父皇最疼爱与器重的儿子?就凭一个长子的身份吗?顾大夫,本王说过你还小,你不懂的东西还有很多,和本王斗,你始终是嫩了点。”
顾娇皱了皱眉。
一大通屁话听得她耳朵都疼了,总结起来就几个字——本王对你将计就计了。
说人话这么难吗?
顾娇特别嫌弃地看了他一眼,自宽袖中拿出早已备好的针剂,当着他的面拔掉针帽,推了推注射器。
宁王见到这个东西,心底本能地闪过了被针扎支配的恐惧!
上次似乎就是用了这种暗器,才让他的身子瞬间麻痹,这种暗器也不知用的什么毒药,比蒙汗药与麻沸汤的功效还迅猛!
“放心,不是麻醉药。”顾娇云淡风轻地说完,弯了弯唇角,“是致幻剂。”
致幻剂属于迷药的一种,在前世主要用来训练他们这些杀手或者对敌对组织的成员进行逼供,被注射了致幻剂的人会意识涣散、意志薄弱——有的是沉迷于幻象中,听不见外界的声音,也看不见外界的情景;有的是还能对外界有所反应,这时就比较容易套话了。
就不知宁王注射之后是属于哪一种。
顾娇坏坏地扯了扯唇角。
宁王浑身一抖!
皇帝怕针。
不巧,宁王也怕。
不愧是亲父子。
宁王整张脸都白了:“顾娇!你最好别轻举妄动!否则,你承担不起后果!”
顾娇不以为意道:“哦,什么后果?”
宁王冷冷一笑:“比如,你不妨回家看看,萧六郎还在吗?”
顾娇打针的动作顿住了。
东宫。
太子刚从外面回来,禁卫军还在外面等他,他的衣裳方才刮坏了,他换身衣裳又得出去。
刚踏进寝殿没两步,春莹跌跌撞撞地扑了过来,脸色煞白:“殿下!殿下不好了……太子妃不见了!”
太子眉心一蹙:“你把话说清楚!琳琅她怎么不见了!”
春莹哽咽道:“奴婢……奴婢跟着太子妃去了一趟朱雀大街探望信阳公主,回来的路上太子妃说去给殿下买些差点,奴婢于是去买,可当奴婢从茶肆出来时,马车上已经没有太子妃的人影了!侍卫与车夫也全都被打晕了!”
……
昏暗的厢房内,门窗紧闭,熏香袅袅。
太子妃缓缓睁开眼,疑惑地看了看四周,忽的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铺上。
她过了许久才适应屋内昏暗的光线,随后她发现身边躺着一个人。
一个男人。
男人微微闭着双眼,似乎陷入了沉睡。
她看清男人的容貌后,眸子里倏然掠过一丝亮光!
她坐起来,定定地看着眼前熟睡的萧六郎:“阿珩,是你吗?”
萧六郎没有回应她。
“是你对不对?你真的回来了……你回来找我了。”
“你为什么不说话?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?”
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没想过伤害你,你走了之后我很难过……”
“再次见到你,我才明白我心里的人一直是你,我好后悔没能嫁给你。”
“你不要喜欢别人,不要喜欢她,她配不上你。”
太子妃轻声说着,爱怜地抚了抚萧六郎的脸颊,“你这样看着你真好,以后都不要再离开我了。”
萧六郎的眸子早就睁开了,只可惜他神情呆滞,对太子妃的话似乎一个字也没听见。
太子妃温柔一笑,带了一丝少女的羞涩,拉开他的胳膊,在他怀中轻轻躺下。
她的手搂住他精壮的腰肢,甜甜地唤道:“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?以后都好好过日子,好不好?”
萧六郎终于有了反应,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,呆呆地应了一句:“好。”
太子妃无比甜蜜地笑了。
萧六郎叫了一个人的名字,她没太听清是什么,不过她这会儿好像并不介意。
只要阿珩和她一起,从此都和她在一起,她就什么都不在乎了。
阿珩是她的。
阿珩将她压在了身下。
然而就在这一瞬,房门哐啷一声别人踹开了!
太子黑着一张脸夺门而入!
巨大的响动令太子妃一个激灵,自幻象中猛地惊醒,她看看站在门口怒气冲天的太子,又看看与自己紧紧相拥的萧六郎–––
等等。
这不是萧六郎!
是宁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