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氣言情小說 洪荒降臨:開局重生至尊骨-第266章比賽開始閲讀

洪荒降臨:開局重生至尊骨
小說推薦洪荒降臨:開局重生至尊骨洪荒降临:开局重生至尊骨
……攻击力高达六十,而且第六十颗晶石颜色变成赤色,绝对达到了化灵境武者的第一个极限。”
“不错,这攻击力测试柱虽然罕见,极难制造,但一些顶尖的六大宗门还是有的,武城也有三根,通常情况下,能够亮起六十颗晶石就已经是满值了,但一些化灵境武者修炼了极为厉害的功法和武技,各自也有着特殊的增幅手段,所以制造测试柱时,特意在每两排最后一颗晶石上做了手脚,可以泛出三种颜色,第一种颜色为赤色,能达到这个级别,攻击力已经超过了绝大部分的化灵境后期巅峰武者,可以和六级妖兽霸主抗衡,第二种颜色为紫色,达到此级别,可以不太艰难的击杀六级妖兽霸主,第三种颜色为黑色,据说,整个青阳郡,能够令第六十颗晶石泛起黑色的化灵境武者不超过十个,他们可以秒杀六级妖兽霸主,是金丹以下的最强者。”
“乾云的攻击力能达到赤色阶段,前十几乎是稳得,年轻一代应该不会有太多变态。”
“恩,我也是这样认为,攻击力强悍太占优势了,只要被打到一次,立刻破防。”
众多化灵境武者议论纷纷,看向乾云的目光带着丝丝敬佩。
乾云嘴角含笑,双手环抱在胸膛上。
“有这么厉害,我也能达到六十颗程皮。”一名年轻高手不信邪,从人群中走出,想要打出比乾云更好的成绩。
不少人认出他是上届宗门会武上的高手,而且排名挺靠前。
锵!
他的武器是一把习,刀光闪烁,一刀重重击在上面。
晶石一排排亮起,到了第五十九颗时,停下不动距离六十颗还差一颗,更不要说把第六十颗晶石变成赤色了。
“不可能,再来一次。”
锵!
这次还没上次好,是五十八颗,显然乱了心神没有精气神跳动到极限力道失了水准。
“五十九颗不错了,能亮起六十颗的都有资格竞逐宗门会武前十!”没有谁嘲笑他,换成他们自己来,连五十五颗都未必能亮起。
宗主道:“苏长空你怎么不试试?”
苏长空笑了笑,他的确有些手痒!
“又有人上场了,不知道能亮起多少颗?”
“估计五十五颗以上吧!看他气息挺强的,在年轻一代不是弱者。”
“年轻一代有谁是弱者,不过五十五颗的确应该有。”
在众人的议论下,苏长空一步步走到测试柱前,没有取出斩龙剑他想要试试不用剑的情况下,有多少攻击力。
乾云对苏长空有印象,登龙门的时候,对方的速度很快,大致可以排到前三十或者前二十的样子,可惜测试攻击力和登龙门不同,需要的是最强大的打击力没有一丝水分存在。
右拳上浮现出明黄色的山峰虚影,山峰虚影极度凝练,最后缩成一团泛点碎金色,紧紧贴在苏长空的拳面上这正是五岳神拳第三式,五岳一体的施展现象。
咚!
闷雷般的声音响起,水晶片承受如此大的打击力,丝毫不损,上面的晶石一排排迅速亮起,最后达到第六十颗,不过没有泛出赤色,比落霞门大弟子乾云差了不少。
“六十颗,我没看错吧!又是一个可以冲击前十的年轻一代。”
“虽然比乾云差点,但差不到哪里去。”
“不知道司空圣他们会达到什么级别?”
熱門連載小說 洪荒降臨:開局重生至尊骨-第266章比賽開始展示
众人都很是惊诧,亮起六十颗晶石可不容易,很多化灵境后期巅峰武者都没有这样的攻击力。
苏长空对此也很满意,他知道,单靠五岳神拳第三式是没办法打出六十的成绩,不过配合上他近五万斤的**力量,打出这个成绩不意外,换句话说,哪怕不用剑,他的实力在化灵境后期巅峰武者都属手上等的存在。,
“还不错,勉勉强强有做我对手的资格,不知道真实战斗力如何。”乾云没兴趣看下去,正要离开。
咦!
抬起的脚步又放了下去,乾云目光落在苏长空的左手上。
不知何时,苏长空已经取出了斩龙剑,剑拔出,单手高举,然后一剑重重劈在水晶片上。
这一剑是融合剑招天碎云,不过并没有施展出剑意,七成剑意是他的杀手铜之一,没必要显摆。
剑压太过强烈,空气中隐约有电丝闪过。
下一刻!
六排晶石几乎同时亮起,而后,第六十颗晶石剧烈闪烁,变成了赤色,颜色比乾云打出来的赤色更深,红的欲要发紫。
“原来他是用剑的,居然打出化灵境武者的第一个极限,距离紫色都不远了。”围观武者惊骇莫名。
“好了,咱们走吧!”
苏长空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,收起斩龙剑,对宗主道。
宗主苦笑道:“你可是让我震惊了一把!除了那些妖孽般的天才,金丹以下几乎没人奈何得了你。”
两人逐渐走远。
摸了摸下巴,乾云饶有所思,先前那次成绩几乎是他的九成攻击力,之所以不用十成,是因为他没把我让第六十颗晶石泛出紫色,本以为这边没有人可以打破这个记录,想不到这么快就被人破了。
“有意思,希望比赛上能遇到,那时,我将全力打败你。
”瞧了一眼苏长空的背影,乾云转身离开。
潜龙古城的十字路口不少,攻击力测试柱也十分之多,很多没见识过的人一一上去测试,包括那些意气风发的年轻一代。
“可怕,魔眼莫言不愧是上届宗门会武排名第八的年轻高手,第六十颗晶石变成紫色了。”
“总容倾城也不差,同样是紫色,果然如我所料,上届比赛上,她没有尽全力。”
“两人都是凌霄麾宗的弟子,这次凌霄魔宗要独占鳌头了。”
对于众人的议论,莫言没有露出得意之色,凌霄魔宗也有一些攻击力测试柱,他早已测试过,胸有成竹,倒是慕容的攻击力让他比较吃惊,看来对方在外面的确有奇遇,不但把天魔**练到第十重,天魔大手印也有了巨大的提升,是他的,劲敌,之一。
慕容依旧是轻纱遮面,看不到真容。
其它十字路口,惊叹声一阵接一阵。
“第六十颗晶石泛紫色,冰绝宗大弟子冰凌名不虚传,那拳法是地级顶阶武技冰裂拳吧!”
“我刚从那边的十字路口过来,无情宗大弟子李道轩也是紫色的成绩,另外魔眼莫言和慕容都是这样的成绩。”
“太强悍了,这一届排前十的估计就是这些人,年轻一代,他们都是巨头级别的人物!”
“可不是,不知道其他人的成绩怎么样?”
“拓拔苦是紫色!”
“火灵太子严赤火的成绩出来了,是黑色,而且是他随手一击。”
“不是吧!随手一击都能打到化灵境武者的第三个极限,几乎要进入金丹层次了。”
“林陨随手一击也是黑色。”
“两个黑色,严赤火不傀是火灵太子,林陨也追上来了,上届排名赛,他是第五,这次肯定要冲击前三。”
“对了,有谁知道司空圣的成绩?”
“没看到他,王者血脉非同小可,黑色是稳得。”
“去找找看。”
靠近中央区域的一条十字路口上,悬空山通过龙门三关的弟子纷纷测试完成绩,让围观的武者颇为震撼,这时,有一名悬空山弟子建议司空圣道:“大师兄,那些人估计都测试过了,要不,你也露两手,免得个个都以为可以抢夺你的宝座。”
“是啊,大师兄露两手吧!要不然还以为你怕了他们。”
司空圣冷哼一声,除了严赤火和有点古怪的林陨,其他人他还真不放在眼里,就算这两人也仅仅够资格让他出手而已,没有和他一拼的实力,也好,在这里打出一个令他们绝望的成绩。
拂子拂衣袖,司空圣走向测试拖
顿时,周围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在观看,他们想看看,作为上一届宗门会武第一,苍王后代的司空圣到底有多强,再过一会儿,从攻击力上便可以看出一二。
啪!
没有人看到司空圣如何出手的,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道掌形波纹在虚空中一闪而逝。
目光上移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晶石上。
一排,两排,……,六排,……,七排!
七排!
晶石亮到第七排,虽然只有一颗,加起来是六十一颗,但这可是金丹强者的攻击力,看上去,司空圣甚至没有尽全力,至于用了多少力道,无人可知,只有司空圣自己心里明白。
不管如何,六十一颗的成绩足以震撼整个青阳郡,这代表着,司空圣有着抗衡金丹初期强者的实力,何等的可怕。
如同瘟疫一样,司空圣打出六十一颗的成绩疯狂的传了开来,一传一,十传十,半天不到的时间,潜龙古城的大部分武者都知道了,不少实力强悍的年轻一代听到此消息,苦笑着摇摇头,本来他们就没打算去挑战司空圣,知道这个消息,更不打算去了,简直是自取其辱 !
六十一颗,的确很厉害!”院子里,苏长空,柳若羽,穆秋容以及宗主都在,围绕在一旁的还有七八名尚未突破至化灵境层次的核心弟子,他们是跟随高层前来观摩比赛的,刚才听到消息,立刻赶过来告诉苏长空三人。
穆秋容摇头苦笑,“六十一颗是金丹初期强者才能打出的成绩,我只有四十八颗,柳若羽是六十颗,苏长空,你什么成绩?”
宗主替苏长空回答道:“苏长空不用剑是六十颗,单手用剑最后一颗为赤色,快达到紫色了。”
“叶师兄好厉害!”闻言,前来观摩比赛的核心弟子骇然,虽然苏长空比不上司空圣他们,但要知道轮回宗出现苏长空师兄这样的天才,堪称奇迹,也更加令人激动,有什么比打破规则更刺激,每个人心中其实都隐藏着一颗挑战权威的雄心。
“师姐也很强啊!她才化灵境初期修为就打出六十颗的成绩,要是达到化灵境中期,那还了得。
一时间,作为看客的核心弟子欣喜无比,自家师兄师姐越强,走出去都会倍感光彩,何况他们也听说了一些关于气运的事情,名次越高,个人和宗门的气运越强,日后在师兄师姐和宗门气运笼罩下,他们的修炼之路必定更加顺畅,说不定能达到自己不敢想象的境界。
把众人的话听在耳中,苏长空暗道:这届比赛水平超高,争夺前十的热门人选更是达到了化灵境武者的极限,属于顶尖中的顶尖,好在我准备了不少压箱底绝招,要不然还真有点悬。
“看看谁才是金丹以下最强者吧!”
不管是前世作为大学生的苏长空,还是现在身为剑客的苏长空,都是一个年轻人,体内拥有着好斗之血,现在他感觉自己有点燃起来了,精气神节节攀升,超越了以往的层次。
潜龙古城中央区域的一座巨大建筑物中,数量众多的各宗宗主汇聚在里面,为首的是七大六大宗门宗主,也是场上唯一的七个灵海境大能。
“各位,召集你们过来是为了裁判一事,宗门会武比赛非同小可,启用任何一个宗门的人当裁判都不足以服众,所以和往常一样,裁判的人选从无门无派的金丹武者中挑选,你们可有异议?”悬空山宗主站在七人中间,声音不大,却笼罩住巨大的建筑。
“我没有异议!”
“我也没有!”
“”
没有一个人反对。
凌霄魔宗宗主带头道:“上一届裁判长骆家成公正严明……铁面无私,这一届还是由他当好了。”
“骆老前辈啊!他的确是个铁面无私的人,我同意。”
“如此最好。”
骆家成是一位七旬老者,他笑呵呵的走了出来,抱拳道:“多谢各位看得起我骆某,既然莫宗主推荐,骆某就勉为其难的担当下来,当然,各位放心,哪怕是凌霄魔宗的弟子,输了就是输了,绝不会因为莫宗主推荐我,我便会心存感激,询私舞弊。”
莫宗主笑了笑,宗门会武比赛神圣**,对方若是包庇凌霄魔宗弟子,他第一个不答应,否则也不会推荐他当裁判长了。
宗门会武比赛共有一名裁判长和十二名裁判,裁判长落实,接下来便是选择十二位裁判了。
当裁判的条件有三点,一是公正,二是修为高,三是眼力高。
裁判长骆家成当过许多次裁判,本身又是金丹后期武者,再加上铁面无私的态度,当上裁判长是众望所归,其他裁判人选虽然不需要达到骆家成这个地步,但也不能太差,要不然闹出笑话,谁的脸面都不好看,尤其是七大六大宗门的宗主。
万众期待下,漫长的两天过去,时间到了第三日早晨。
天刚蒙蒙亮,嘈杂的声音已然席卷整个潜龙古城,从天空望去,可以观察到,一条条人海洪流朝着古城中央区域汇聚,宛如一条条错综复杂的黑色河流,川流不息。
院子里,轮回宗众人全部在场。
“今天尚是淘汰赛,稳扎稳打,有把握的情况下,尽量不要过早暴露真实实力。”罗行烈提醒三人。,
“是!”
苏长空三人点点头。
“好了,废话不多说,出发。”
同样的提醒在其他宗门住所也在发生,每届宗门会武比赛虽然只有七十二个名额,但谁不想走得更远一点,毕竟在这样激烈的战斗下,突破的几率是很高的,绝地反击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。
古城中央区域是一片广阔的平地,平地四周上方是密密麻麻的观众台,延绵到很远的地方,整体看上去像一口正放的铁锅,锅底是平地,铁锅的锅壁则是观众台,坐在观众席上,低头就可以把平地且的景象收入眼底。
“比赛终于要开始了,先抢个好位置。”
“靠,这些人来得太早了吧!居然比我们早到一步。”
“你看那边,不少人在打坐修炼,难道他们昨天晚上就来了,真是失算,好在还有其他不错的位置。”
“事不宜迟!快抢!”
人潮涌进观众台,各方武者疯了一样,四处飞掠,抢占靠近中心的位置,有的甚至大打出手,怒目相向。
好在这里是潜龙古城,众人都有所收敛,不敢闹的太大……要不然数量众多的化灵境武者打斗起来,绝对是灾难性的。
第一排观众席下方,有资格参加比赛的年轻一代三五成群的站在一起,气氛紧张沉重。
穆秋容瞥了一眼平地,皱眉道:“这个比武台太简陋了,只有一块平地,怎么比武?”
苏长空道:“别急,应该另有玄虚。”
南罗宗大弟子秦雨莲走了过来,脸上带着笑容道:“不介意我和你们站在一起吧!”
苏长空笑道:“当然不介意,上次在赤古沙漠,还是你们南罗宗的大长老帮我们解得围。”
“大家都是天风国的人,理应互相帮助。”秦雨莲摇了摇头,又道:“这届比赛藏龙卧虎,想要杀出一条血路不简单,好在我的目标不大,就是尽量打败一个又一个对手,把自己逼到极限。”
柳若羽突然道:“地形改变了!”
几人抬目望去,诺大的平地四分五裂,被收了起来,而后,地底下有十二座四方形的比武台升了上来,互相对称,在比武台对角位置,分别矗立着一根镂空石柱,石柱中有光芒散发,最后形成四片墨蓝色的光幕,足有拳头厚,如同墨蓝色的水晶,把比武台防护在内。
昂!
有龙吟声从平台之间的深渊中传上来,声声贯耳,惊动了观众席上的不少武者。
“上一届貌似没有龙吟声传出,古怪!”有武者惊讶。
“估计是这一届的年轻一代血气太旺盛,激发出了某种玄奥,使得龙脉之气更加明显。”
“有道理,不过气运太玄乎了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”
“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镇龙古地和潜龙古城神秘的很。”
片刻功夫,观众席上坐满了人,随后,各大宗门强者落座第一排,十三位裁判各自分开,裁判长在正对面,其他人相隔对等距离,分别观察正下方的比武台,好随时作出判断。
按照惯例,由裁判长叙说一遍比赛规则。
比赛规则很简单,除了下大攻击宝器,不准使用任何宝器,也不准使用任何丹药以及类似银光霹雳弹之类的杀伤火器,有违者,轻则判输,重则失去参赛资格,驱逐出场,另外,七百多名参赛选手分成十二组进行淘汰赛,也就是积分赛,比赛为十轮,每组只有十二个人能晋级,晋级成功后,任意两组并为一组,继续第二阶段的淘汰赛,每组也是十二个人晋级,晋级成功后,便是这届宗门会武比赛的上榜选手,开始第三阶段的排名赛。
听起来似乎很简单,但参赛的年轻一代都不太轻松,第一阶段的淘汰赛有十轮,第二阶段的淘汰赛也有十轮,加起来就是二十轮,二十轮的战斗,绝对是异常艰苦的征程,心理素质若是不高,必然会被繁重的比赛压的心理崩溃,先天上输了一筹。
所以宗门会武比赛,既要考验个人的实力,也要考验个人的心理素质,当然,还有智慧成分在里面,毕竟除了争夺前十的热门人选,有谁能够一连胜二十轮,对大部分人来说,什么时候该战,什么时候该放弃,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,不能一根筋的鲁莽行事。,
“各位请看看从夺牌关上取到的玉牌,上面有你们的小组号码。”裁判长骆家成运转真气,大声道。
闻言,众多年轻一代从储物灵戒中取出玉牌。
“三组。”
苏长空打量着玉牌,开口道。
“我是五组。”
“我是六组。”
“十组。”
柳若羽三人纷纷报出自己所在的小组。
四人各自分开,前往各自小组的裁判那里,去填写个人资料以及领取个人参赛号码,接下来就是小组淘汰赛了。
“他也在这个小组。”领到个人号码,曾庆龙注意到附近的苏长空,心中又是惊喜,又是紧张,惊喜的是一上来就有机会打败苏长空,紧张的是,他没有太大的把握,两种矛盾的情绪使得他手掌握得紧紧的!
不一会儿功夫,小组淘汰赛开始了!
三组这边,首先上台的是两个化灵境初期修为的参赛选手,一个使得是刀法,一个使得是拳法,刀法和拳法的大级都不低,余波砸在拳头厚的墨蓝色光幕上,发出剧烈的轰鸣声,火星四溅。
斗了百余回合,终究是施展拳法的参赛选手略胜一筹,避开的刀芒的同时,一拳轰碎了对方的护体真气,赢得比赛。
“第二场,曾庆龙对黄朗”
观众席第一排,三组裁判大声道。
闻言,曾庆龙冷笑一声,飞身掠向比武台,那层防御强大的墨蓝色光幕好像水幕一样,波纹扩散,没有把他阻挡在外。
“请指教”黄朗相貌普普通通,双手抱拳,语气礼貌。
曾庆龙不耐烦道:“废话少说,先吃我一爪”
说话的同时,曾庆龙迅速运转真气,右手当空一抓,暗青色的真气冲天而起,化为一只巨大无比的鹰爪,这只真气鹰爪一现身,就给人一种上古苍茫邪恶的味道,仿佛是妖魔的爪子。
“压箱底绝招变成自己的普通招数,看来曾庆龙实力进展不少。,苏长空眉毛一挑。当初在天梦战殿夺取宝物时,曾庆龙和庄斐联手攻击自己,曾经使用过这招,不过那次是他最强的绝招,现在一上台就施展出来,明显不是重视对方的原因,多半有了更厉害的绝招。
黄朗到底是闯过龙门三关的参赛选手,面对曾庆龙这一招,虽然面色凝重,依旧奋力抵挡了下来,只是曾庆龙根本没有让他歇口气的想法,一爪接一爪的撕扯,招招不离护体真气的弱点。
砰!
久守必失,黄朗在曾庆龙的强力压制下,护体真气只撑了片刻功夫,便宣告破裂。
三组裁判暗暗点头,曾庆龙不愧是上届宗门会武上的年轻高手,有很大希望再次上榜,清了清嗓子,他开口说出第三场比赛的对手。
優秀都市言情 洪荒降臨:開局重生至尊骨 悽煌破天-第266章比賽開始熱推
苏长空的号码比较靠后,而第一轮比赛是按照号码先后顺序来排列的,所以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轮到他,趁着三组没有什么激烈的比赛,他抬起头往其它比武台望去。
“咦,是林奇”
七组比武台上,林奇和一名化灵境中期修为的参赛选手对面而站。
单论修为,林奇现在是化灵境初期炭峰,不如他的对手,不过论战斗力,那名参赛选手拍马也及不上林奇,先是被一刀磕飞武器,而后又被劈开护体真气,输的干干脆脆。
“厉害,目前他是第一位越级战败对手的参赛选手。,七组裁判脸上带着赞叹。
打量了一眼林奇,苏长空转移目光。
凑巧的是,又看到了一个熟人
是炼火门二弟子田浩,不过他的运气不好,遇到了一个比较厉害的,坚持了三十几招便彻底落败。
接下来,苏长空又看了好几场比赛,比武双方大多数都是化灵境初期或者中期的修为,达到化灵境后期的,总共不过三四十人,至于化灵境后期巅峰的,不超过十个。
“冰绝宗大弟子冰玲上场了,上届宗门会武,妈可是排在第七位。,
“她的对手也不弱,上届排名第二十三。,
“不是吧!一拳就败了。,
四组比武台附近,众多年轻一代瞪目结舌,上届排名第二十三的狠人,居然不是冰玲的一拳之敌,看上去,冰玲根本没有施展全力,至于动用了几分力气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“争夺前五的热门人选果然不是我们所能揣测的,前十往后,完全不够看。,
最后,众人得出一个结论,有实力竞逐前五的参赛选手已经超过其他人太多的水平,不在一个层面上,遇到的话,很可能被秒杀。
这一幕苏长空也注意到了,虽然对方很强,但还不是自己对手,自己的对手只有一人,就是司空圣,灵魂力强大的他在感知对手强弱时,有着惊人的准确性。
“第十场,苏长空对肖恒”
终于,轮到苏长空上台比赛了。,
很不巧,对手也是一位化灵境后期修为的参赛选手,上届排名第三十五,武器是一把银色长矛,矛尖闪烁着森冷的寒光。
“第一分到手。,
对方很明显没把苏长空放在眼里,脚下一点地面,身影闪烁,飘忽不定,手中一杆长矛如同出洞的毒蛇,矛光点点,寒意逼人。
苏长空站在原地不动,孤峰绝杀意境释放出去,笼罩住对方的心神。
“什么,这是幻姿”
比武台上不可能出现千山万水,对方心神一乱,矛法失去准头,力道全失,破绽百出。
闲庭信步,苏长空以普普通通的速度出现在对方身前,一拳击破了他的护体真气。
背部撞在墨蓝色光幕上,对方看向苏长空的目光带着丝丝恐惧,可以的话,他再也不想面对苏长空了,那种有力打不出,空间感混乱的感觉简直让他发疯,他相信,多和苏长空打几场,状态会下降到前所未有的地步。
“承让”
不敢看苏长空,对方连忙从出口掠了出去,生怕苏长空再次对他施展那种可怕的意境。
苏长空摸了摸下巴,觉得自己是有些过分了,孤峰绝杀意境虽然好用,但是会让对手状态下降,遇到心理素质不好的,说不定会彻底影响他的比赛状态,十成实力只能发挥出**成。
“算了,不到必要时刻,孤峰绝杀意境暂时不用,先用天碎云意境好了。,前面的比赛,苏长空不打算催动剑意,所以只能从孤峰绝杀和天碎云两种意境中选择。
“怎么回事?难道是放水。”
孤峰绝杀的意境只有三丈范围,很多人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包括一脸阴沉的曾庆龙。
唯有三组裁判目露惊色,他的精神力何其强大,场上的细微变化都在掌控之中,苏长空的孤峰绝杀意境也没有瞒过他,说实话,化灵境武者中,他很少看到有人把武学意境催动到如此地步,居然可以影响武者的感官,难怪那个参赛选手到后面一脸恐!
“有意思!”
三组裁判笑了笑,比赛才进行了十场,就已经冒出一个出类拔萃的,再过几轮,哪些人有实力晋级应该可以看出一二。
“辜十一场,滕默对高风!”
裁判的声音刚刚落下,三组这边寂静了一会儿,旋即议论声如潮水响起,连绵不绝。
“上届宗门会武上,滕默排在第十九位,想不到这么快就上场了。
“三组没什么高手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积分前二没得跑,不知道这个叫高风的参赛选手能否多支持一会儿,逼出滕默的一部分实力。”
“难!能支持三招就算不错了,滕默可不是普通的年轻高手。”
随着众人的讨论,滕默和高风上台了。
滕默身穿一袭黑色劲装,头束金冠,一对眉毛如利剑一般,锋利无匹,原本有着这种眉毛的青年,应该很英俊,再不济,也必然英气逼人,可惜滕默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定律,他的脸型狭长,眼睛狭长,鼻子尖尖的,嘴唇极薄,给人的第一印象很不好,像是蛇和狐狸的集合体。
站在滕默对面的年轻人大约十九岁到二十岁左右,身材颀长单薄,外面罩着浅灰色的长袍,一头长发随意用细绳扎在脑后,看上去既飘逸清新,又带着一丝无拘无束,面对滕默这个强敌,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一直很冷静,冷静的让人发毛。
“这个高风不简单啊!”苏长空的看法和众人不一致,在他眼中,神情冷静的高风气息很强,几乎不在滕默之下,除此之外,苏长空从高风身上感受到了和自己类似的心态,这种心态就是不被常规束缚走出自己的道路,不难猜测的话,他的招式也应该和他的心态一样,天马行空,无迹可寻。
比武台上。
两人相距五十半站立。
“怎么你不认输吗?”滕默眯着眼睛道。
高风摇摇头“我在想,需要几招才能打败你。”
这句话一出,不止滕默变色,连观战的众人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觉得高风大言不惭,口出狂言,滕默是什么人,上一届宗门会武排名第十九,如今已达到化灵境后期修为,功法和武技在年轻一代,属于顶尖的存在只比司空圣等人略微逊色而已,如果不是因为这一届天才太多,必然是争夺前十的热门人选,尽管如此,谁也不敢保证他没有争夺前十的实力,只不过没有靠前的几个人惹眼罢了。
“哈哈”
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,滕默仰天大笑旋即面色森然,“很好,我倒要看看你几招打败我?不过在此之前我打算十招打败你,不知道你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“胜算又增加了一车。”
高风答非所问。
“狂妄!”
滕默怒了储物灵戒上幽光一闪,一把细剑出现在手掌中,手腕一抖,细剑爆发出成百上千道剑芒,每一道剑芒都夹杂着火红之意,封锁住高风所在的空间,欲要一剑败他。
“出现了,是滕默的招牌剑法,星火燎原剑!”
“星火燎原剑为地级高阶剑法,一剑之下,剑芒如同燎原之火,覆盖范围极大,几乎不可能闪躲开来,而一旦闪不开,必然要面临一波又一波的强力打击,无休无止。
耳边听着附近参赛选手的议论,苏长空摸了摸下巴,大宗门弟子就是大宗门弟子,拿出手的剑法都是地级高阶大级,先天上占据了绝大的优势,如果他猜得不错,这星火燎原剑威力不仅如此,更厉害的应该市后续招式,那种燎原的意境可是相当可怕的,当然,前提是滕默领悟了星火燎原剑的意境,否则再厉害也不过是威力大而已。,
“看你怎么躲!”滕默对星火燎原剑极有自信,他相信,高风绝对躲不开这一招,而一旦躲不开,噩梦才刚刚开始。
高风的确躲不开这一倒,所以他没有选择去躲,而是迎着无数剑芒冲来上去,手中同样出现一把剑,一把银光闪闪的剑,剑长四尺一寸,剑宽三指,随着他的手臂挥动,一团团银白色的剑光飘忽不定,游走在虚空中,只听噗噗的声音一片片的响起,那火热剑芒居然在半途中就被击溃,涣散成万千火星,绚丽无比。
“什么!破掉了?”
滕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一剑虽然是星火燎原剑的起手式,但同级别武者中,还从来没有人用技巧破开这一招,高风迎面冲来时,他还很高兴,因为这些剑芒可不是普通的剑芒,而是会爆炸的剑芒,就像是火焰爆发一样,当数百道剑芒接连爆发,护体真气再强都挡不住。
台下的参赛选手中,只有苏长空一眼看出虚实。
“完全看穿剑芒的轨迹和弱点,利用震荡的力道,从内部开始瓦解剑芒的爆炸力,这份手段可不是寻常人可以做到的。”刚才那一幕快如电光火石,且有着密密麻麻的剑芒阻挡,不过苏长空的眼力何等厉害,他只需要从剑芒崩溃的景象便可以看出,高风是如何破坏剑芒的。
“厉害,滕默的第一招被破掉了。”
“出乎意料啊!这一届宗门会武比赛怎么全都是变态,层出不穷,这个高风从来没见过他。”
大部分人看不出其中玄奥,但不妨碍他们了解到高风的厉害,原本以为是一边倒的比赛发展到势均力敌,甚至局面翻转,一个个顿时提起兴趣,眼睛一眨不眨的再着场上。
“星火环!”
滕默毕竟是数得着的年轻高手,心态很快调整过来,脚尖一点地面,身体高高掠起,一剑由上往下撩出,火焰般的剑芒在惯性和回旋力的作用下,在虚空中转了一圈,化为一圈炽热的火环,朝着高风激射过去。
“呃,倒是小瞧他了!”
高风眼睛一缩,他自然能看出火环的厉害,不同于单调的剑芒,这圈火环是剑芒组成的,想要一剑击溃,很有难度,稍有不慎,反而会被火环爆炸的力量给炸伤,得不偿失。
“既然如此,硬碰硬吧!”
银色长剑斜指地面,高风右臂无端端出现一道道灰色的烟气,烟气冉冉升起,如同没有温度的火焰一样。
“倒暴!”
右脚往前跨出,高风一剑挥斩向天空。
呜呜呜呜呜呜……
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,随着高风一剑出,炽热火环被吹熄了,灰色的剑风笔直刮向滕默,势不可挡。
“高风赢了!”看到这里,苏长空摇摇头,滕默的确很厉害,可惜没有掌握到星火燎原剑的全部精髓,剑法意境也没有领悟到,否则高风不可能如此轻易破掉他的剑招,若是换成他来施展星火燎原剑,普通的金丹强者也休想以技巧破招。。
三组裁判笑了笑,比赛才进行了十场,就已经冒出一个出类拔萃的,再过一段时间几轮,哪些人有实力晋级应该可以看出一二。
“辜十一场,滕默对高风!”
裁判的声音刚刚落下,三组这边寂静了一会儿,旋即议论声如潮水响起,连绵不绝。
“上届宗门会武上,滕默排在第十九位,想不到这么快就上场了。
“三组没什么高手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积分前二没得跑,不知道这个叫高风的参赛选手能否多支持一会儿,逼出滕默的一部分实力。”
“难!能支持三招就算不错了,滕默可不是普通的年轻高手。”
随着众人的讨论,滕默和高风上台了。
滕默身穿一袭黑色劲装,头束金冠,一对眉毛如利剑一般,锋利无匹,原本有着这种眉毛的青年,应该很英俊,再不济,也必然英气逼人,可惜滕默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定律,他的脸型狭长,眼睛狭长,鼻子尖尖的,嘴唇极薄,给人的第一印象很不好,像是蛇和狐狸的集合体。,
站在滕默对面的年轻人大约十九岁到二十岁左右,身材颀长单薄,外面罩着浅灰色的长袍,一头长发随意用细绳扎在脑后,看上去既飘逸清新,又带着一丝无拘无束,面对滕默这个强敌,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一直很冷静,冷静的让人发毛。
“这个高风不简单啊!”苏长空的看法和众人不一致,在他眼中,神情冷静的高风气息很强,几乎不在滕默之下,除此之外,苏长空从高风身上感受到了和自己类似的心态,这种心态就是不被常规束缚走出自己的道路,不难猜测的话,他的招式也应该和他的心态一样,天马行空,无迹可寻。
比武台上。
两人相距五十半站立。
“怎么你不认输吗?”滕默眯着眼睛道。
高风摇摇头“我在想,需要几招才能打败你。”
这句话一出,不止滕默变色,连观战的众人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觉得高风大言不惭,口出狂言,滕默是什么人,上一届宗门会武排名第十九,如今已达到化灵境后期修为,功法和武技在年轻一代,属于顶尖的存在只比司空圣等人略微逊色而已,如果不是因为这一届天才太多,必然是争夺前十的热门人选,尽管如此,谁也不敢保证他没有争夺前十的实力,只不过没有靠前的几个人惹眼罢了。
“哈哈”
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,滕默仰天大笑旋即面色森然,“很好,我倒要看看你几招打败我?不过在此之前我打算十招打败你,不知道你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“胜算又增加了一车。”
高风答非所问。
“狂妄!”
滕默怒了储物灵戒上幽光一闪,一把细剑出现在手掌中,手腕一抖,细剑爆发出成百上千道剑芒,每一道剑芒都夹杂着火红之意,封锁住高风所在的空间,欲要一剑败他。
“出现了,是滕默的招牌剑法,星火燎原剑!”
“星火燎原剑为地级高阶剑法,一剑之下,剑芒如同燎原之火,覆盖范围极大,几乎不可能闪躲开来,而一旦闪不开,必然要面临一波又一波的强力打击,无休无止。
耳边听着附近参赛选手的议论,苏长空摸了摸下巴,大宗门弟子就是大宗门弟子,拿出手的剑法都是地级高阶大级,先天上占据了绝大的优势,如果他猜得不错,这星火燎原剑威力不仅如此,更厉害的应该市后续招式,那种燎原的意境可是相当可怕的,当然,前提是滕默领悟了星火燎原剑的意境,否则再厉害也不过是威力大而已。
“看你怎么躲!”滕默对星火燎原剑极有自信,他相信,高风绝对躲不开这一招,而一旦躲不开,噩梦才刚刚开始。
高风的确躲不开这一倒,所以他没有选择去躲,而是迎着无数剑芒冲来上去,手中同样出现一把剑,一把银光闪闪的剑,剑长四尺一寸,剑宽三指,随着他的手臂挥动,一团团银白色的剑光飘忽不定,游走在虚空中,只听噗噗的声音一片片的响起,那火热剑芒居然在半途中就被击溃,涣散成万千火星,绚丽无比。
“什么!破掉了?”
滕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一剑虽然是星火燎原剑的起手式,但同级别武者中,还从来没有人用技巧破开这一招,高风迎面冲来时,他还很高兴,因为这些剑芒可不是普通的剑芒,而是会爆炸的剑芒,就像是火焰爆发一样,当数百道剑芒接连爆发,护体真气再强都挡不住。
台下的参赛选手中,只有苏长空一眼看出虚实。
“完全看穿剑芒的轨迹和弱点,利用震荡的力道,从内部开始瓦解剑芒的爆炸力,这份手段可不是寻常人可以做到的。”刚才那一幕快如电光火石,且有着密密麻麻的剑芒阻挡,不过苏长空的眼力何等厉害,他只需要从剑芒崩溃的景象便可以看出,高风是如何破坏剑芒的。
“厉害,滕默的第一招被破掉了。”,
“出乎意料啊!这一届宗门会武比赛怎么全都是变态,层出不穷,这个高风从来没见过他。”
大部分人看不出其中玄奥,但不妨碍他们了解到高风的厉害,原本以为是一边倒的比赛发展到势均力敌,甚至局面翻转,一个个顿时提起兴趣,眼睛一眨不眨的再着场上。
“星火环!”
滕默毕竟是数得着的年轻高手,心态很快调整过来,脚尖一点地面,身体高高掠起,一剑由上往下撩出,火焰般的剑芒在惯性和回旋力的作用下,在虚空中转了一圈,化为一圈炽热的火环,朝着高风激射过去。
“呃,倒是小瞧他了!”
高风眼睛一缩,他自然能看出火环的厉害,不同于单调的剑芒,这圈火环是剑芒组成的,想要一剑击溃,很有难度,稍有不慎,反而会被火环爆炸的力量给炸伤,得不偿失。
“既然如此,硬碰硬吧!”
银色长剑斜指地面,高风右臂无端端出现一道道灰色的烟气,烟气冉冉升起,如同没有温度的火焰一样。
“倒暴!”
右脚往前跨出,高风一剑挥斩向天空。
呜呜呜呜呜呜……
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,随着高风一剑出,炽热火环被吹熄了,灰色的剑风笔直刮向滕默,势不可挡。
“高风赢了!”看到这里,苏长空摇摇头,滕默的确很厉害,可惜没有掌握到星火燎原剑的全部精髓,剑法意境也没有领悟到,否则高风不可能如此轻易破掉他的剑招,若是换成他来施展星火燎原剑,普通的金丹强者也休想以技巧破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