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討論-第174章:佛子大人,請留步(52)推薦

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
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
其他人都被困在枯树林边缘,往前是寸步难行。
唐果这边已经和裕策交手,裕策入魔后实力明显变态,但被圈进了唐果鬼蜮,不重伤或是杀掉唐果,他和饶尹休想从这片鬼蜮离开。
而鬼蜮又是唐果的天下,所以形势完全是一面倒。
唐果压着裕策打,下手毫不留情,每次落剑必要见红。
裕策烦躁,他不仅要挡着唐果致命的攻击,还有防护住怀里昏迷的饶尹,抵抗得很艰难。
迫于无奈,再次躲开唐果进攻后,他将饶尹放在安全的地方,随手丢下一个小防御阵盘。
唐果也没急着揍他,等他抽身过来时,空寂的旷野又响起了金鸣之声。
……
就在两人专注于眼前之时,一道身影破开了防御阵盘,唐果当先察觉到另一道灵气的浮动,立即停手朝着防御阵盘那边扑去。
裕策本打算以伤换伤,没想对方立即撤手,剑招已经收不住。
唐果纵身往前逼去,根本没有理会身后的攻击,手中之眠剑甩向防御阵盘身边的那道人影。
布满裂纹的之眠剑虽扎进了偷袭者的腰侧,但对方也已经得手。
阵法被破除,那柄闪烁着锋芒的长剑从上往下,直直地刺穿了饶尹的心脏。
唐果胸腹的伤口再度被贯穿,她脸色变得很差,抬袖挥起的时候,之眠剑从偷袭者腰侧拔出,带出了一蓬血水。
……
裕策看着眼前的一幕目眦欲裂:“尹尹!”
唐果深深吸了口气,立在原地看着口鼻漫出血液的饶尹,一时间心绪非常之复杂。
虽然知道饶尹会被杀一次,但真看到的时候,依旧于心不忍。
而且,千防万防,挡住了裕策,却没防住偷袭的小人。
她抿唇看着被之眠剑所伤的慕容婉,沉声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这里是她的鬼蜮,她靠近,自己应该可以察觉的。
但事实却是,她根本没有发现,直到慕容婉逼近防御阵盘。
慕容婉咧开嘴笑了一下,口腔内沾着红色的血丝,身体因为疼痛不自主地颤抖着:“我为什么在这里?”
“当然是要了解因果……”
慕容婉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讥讽:“她不过是一个凡人,有什么好的,这是搞不明白你们一个个为了她斗成这样……”
“所以,杀了她,一了百了。”
“你看,效果多好。”
唐果不想再理会这个疯子。
她深吸了口气,抬手捏了一个法决,不远处的迷雾渐渐散去。
隐藏在迷雾中的危险也回到巢穴。
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txt-第174章:佛子大人,請留步(52)相伴
裕策抱着饶尹的尸体,周身涌动着魔气,抚着饶尹的手止不住的颤抖。
“尹尹。”
“你睁开眼睛看看我,好不好?”
……
裕策披散的黑发中掺着不少银丝,唐果看着他的侧脸,觉得这男人可恨又可怜。
再看向一边的慕容婉,她摇了摇头,转身朝树林的方向走去。
之前他们一踏入鬼蜮,她就发现了,只是怕跟裕策打起来伤及无辜,将闯入鬼蜮的所有人都拦在外围。
只用了一盏茶的工夫,玄尘就带着人找到她。
常清看着她胸腹处沾满了血,吓得顿住脚步,下意识看向玄尘。
只是眨眼间,玄尘便闪现在她面前,伸手扶住她的肩膀:“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唐果摇了摇头:“我有点累。”
裕策那一剑对她而言并不是重伤,对她身体影响最大的还是高奈出手那一招。
完全抓住了她的弱点,那剑上涂有功德之士的血。
应该是高奈杀了身怀功德之力的人,用对方的血浇筑炼制了专门克制她的剑,所以她的伤口没办法愈合,伤口处残留的功德之力不断侵蚀鬼力和魂魄,影响很大。
“谁伤的?”玄尘脸色阴冷,周身尽是肃杀之气。
唐果靠在他身上轻轻吁出一口气:“邪修。”
唐果语气很轻的解释道:“之前裕策劫亲,被他用剑阵困住了,邪修在附近乘机偷袭,中了一招。”
后面的青山派弟子听闻俱是目露震惊之色:“小师叔呢?”
他们立刻分开往远处搜寻,玄尘将她打横抱起,发现她身体轻盈的不可思议。
唐果垂下眼睫,慢慢地说道:“宋烨梁被裕策杀了,我还没找到他的尸体,也不知道他的魂魄在不在鬼蜮内,如果不再,怕是再也没有轮回转世了……”
“饶尹……被慕容婉杀了。”
唐果将头枕在他肩膀上,缓缓闭上了眼睛,右手抓住他后领的衣料,苍白的脸色显得格外脆弱。
“玄尘……”
“我忽然有感觉到一丝丝,难受。”
……
她以前做任务的时候,很少会为谁产生这种情绪。
因为她始终清醒,她是个过客,不会停下来。
可是现在,她总觉得任务没那么重要了,她在寻求自己缺失的东西。
她不想自己依旧做个情感缺失的怪物。
火熱都市异能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-第174章:佛子大人,請留步(52)熱推
在大学时期,学校的精神鉴定师就说过,她缺少正常的感情。
虽然会怒,会开心,但情绪波动都很小,不会轻易为外物影响。
玄尘垂眸静静看着她安静的模样:“别想那么多,我带你去休息。”
常清跟在两人身后,问道:“唐姐姐的情况怎么样?需要什么药材啊?”
“蕴灵丹有用吗?”
他焦急地跟着两人,嘴里絮絮叨叨的,没完没了。
唐果:“去那边,有一间草庐。”
玄尘抱着她去了草庐,里面很简陋,只有一张木板床,上面铺了一张编制的草席,一张样式简单的桌子,还有三条长凳。
玄尘犹豫了一下:“要把所有留在鬼蜮内吗?”
唐果摇了摇头:“等我缓过来,就放他们出去。”
常清乖乖地坐在凳子上,问道:“小师叔,宋家那边怎么交代啊?本来是件喜事,现在……”
玄尘敛眸,沉声道:“常清,你去找宋公子的尸体。”
常清瞪大了眼睛,有些犹豫:“小师叔,我怕碰上那些奇怪的东西,我打不过。”
唐果靠坐在床头,从袖子里取出一颗黑色的珠子:“带着这个,鬼蜮里没有任何鬼物敢靠近你。”
常清接过魂珠,如获至宝,感激涕零道:“多谢唐姐姐,我这就去找宋公子。”的尸体。
常清离开,玄尘站在床边,微微弯腰倾身将她抱进怀里。
他低头吻了一下她的眉心,声音中有一丝颤抖:“对不起,我应该陪你去。”
而不是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不在身边。
唐果双手捧着他的脸,笑了笑:“没关系,谁也没料到。”
“以后陪我抓住那个邪修,报仇。”
玄尘右手轻轻抚摸过她的眉梢和眼尾,还有柔软冰凉的脸颊,郑重道:“好。”
伤了她,他怎么可能会放过罪魁祸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