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1y41精华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-第463章 皇后,你聽臣解釋啊相伴-chy4u

大唐掃把星
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
“武阳伯,兄弟们已经把天台山搜了一遍,发现三处地方有藏人的痕迹。”
包东被晒的黑不溜秋的,贾平安问了情况,随即进宫。
“武阳伯,你那首诗真是写得好,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咱一听就想到了当年,忍不住就痴了。”
“随手之作罢了。”
贾平安微微一笑,晚些他进了大殿,内侍站在那里唏嘘。
有人问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内侍说道:“咱感慨那首曾经沧海难为水写得好,咱想,这人一辈子能有这么一首诗就该知足了吧?”
“是啊!换做是别人,半首就足以自傲了。”
内侍叹道:“可武阳伯说此乃他随手之作。”
那人愕然,“真是随手之作?”
内侍点头,“武阳伯的才华,果真是如潮水,一浪高过一浪!”
那人艳羡的道:“这就是才华。”
里面的贾平安禀告了百骑的搜索结果。
“三处。”李治冷冷的道:“千牛卫呢?可有发现?”
千牛卫要糟!
王忠良上前,“陛下,千牛卫还未有发现。”
无能!
王忠良在心中为皇帝喝骂了一句,然后觉得倍爽。
内侍真的很无聊,若是内心不够丰富的话,迟早就只能坐在宫中数星星。
李治目光转动,“那三处贼人,一处应当是刺杀你的那些人,另外两处,其一是朕刚到宫中时冒头的那些,剩下一处……好生查了。”
“是。”
大老板给了百骑夸赞,回过头千牛卫就要遭殃。
金牌纨绔 雪夜春深
贾平安刚出去没多远,就遇到了太子一行。
“见过殿下!”
十一岁的李忠带着随从止步,看着贾平安,微笑道:“武阳伯这是来向陛下禀告吗?”
“是。”
这货为何和我说话?
贾平安是武媚阵营的,而李忠和王皇后是皇后阵营的,双方按理该势同水火啊!
李忠走近一步,还稚嫩的脸上却流露出了和年龄不符的矜持微笑,“听闻武阳伯对长孙相公颇为不敬?”
原来他是想对长孙无忌示好啊!
黑道总裁猫咪妻 萧家小卿
李忠的这个太子之位以其说是来自于皇后,不如说是来自于长孙无忌。没有长孙无忌的支持,皇后无法收他为假子,皇帝更不可能立他为太子。
所以在价值观里来看,李忠就该是长孙无忌一系的。
贾平安抬头,李忠身后有人变色,“无礼!”
贾平安微笑,“我在陛下那里也能抬头,太子这里便不能吗?”
既然李忠要拿他来作伐,那他还憋个什么!
贾平安眼神锐利,“殿下说臣对长孙相公不敬,恕臣直言,臣最近与长孙相公连面都没碰过,何来此言?”
你有本事就说长孙润的事儿!
李忠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,“陛下对长孙相公也颇多尊重,你一个百骑统领,何来的桀骜?”
先把李治摆在前面,再来衬托长孙无忌的威严……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能说出这番话,真的碾压了无数成年人。
但你不该用我来当踏脚石来对长孙无忌示好!
贾平安抬头,平静的道:“敢问殿下,臣何事桀骜?”
“大胆!”
身后有随从官员喝道:“太子殿下当前,你竟敢质问?”
我特娘的就质问了,怎地?
贾平安突然笑了。
这笑容狰狞,恍如他在沙场冲阵时那样。
“只许太子无故呵斥臣,臣不能自辩吗?若是如此,臣这便去向陛下请罪!”
李忠的眼中多了慌乱,然后镇定的道:“孤只是教训你罢了,你既然不听,那便好自为之。”
花樣教師
贾平安认真的道:“臣却受不得冤屈,如此当请陛下为臣做主!”
你老爹听到你为了捧长孙无忌的臭脚而打压他的心腹,你想怎么倒台?
“不识好歹!”
李忠拂袖而去。
可背影看着有些狼狈。
“哈哈哈哈!”
贾平安长笑着。
晚些,这些话都被带到了李治那里。
“……武阳伯说要请陛下做主,太子殿下便拂袖而去。”
王忠良窥看了李治一眼,发现他神色平静,但握着毛笔的手指关节却泛白,就知晓太子错估了长孙无忌在皇帝心中的地位。
交流好书,关注vx公众号.【投资好文】。现在关注,可领现金红包!
李治看着虚空,突然笑了笑,“知道了。”
这笑容不知是自嘲还是嗤之以鼻。
王忠良打个寒颤,觉得伴君如伴虎,自己还是琢磨些好玩的事儿吧。
不知过了多久,李治突然问道:“听闻最近柳奭时常进宫?”
“是。”
柳奭最近经常来求见皇后,不知在商议些什么。
李治神色淡然,“进宫太多……不好。”
“是。”
王忠良悄然出去招招手,几个内侍过来。
他冷冷的道:“最近外臣进宫频繁了些,不好。”
一个内侍眼珠子一转,“最近武阳伯进宫多。”
多你娘!
王忠良劈手一巴掌把这个自作聪明的蠢货打醒了,“咱听闻有人对外臣颇为谄媚,丢尽了陛下的脸面!”
“武阳伯……”
还什么武阳伯,没见有人挨抽了吗?
“那便是柳相公?”
几个内侍心中一沉,赶紧表态。
“回头咱就告诫下面的小猴子们,要为宫中撑着脸面。”
“是啊!外臣又如何?咱们吃的是陛下给的饭菜,不是他们给的。”
王忠良点头进去。
下午柳奭再度来求见皇后。
迎他的内侍冷冰冰的,一路径直走在前面,而不是以往走在他的身边。
“老夫听闻宫中歌舞,有人对皇后不敬?”
柳奭随口问道。
这也是个开场白,一旦内侍搭话,后续他就能源源不断的套取消息。
没办法,他那个外甥女虽然算是不错,可皇帝很明显对她失去了兴趣。他最近进宫,每次皇后都说不错不错,可看看她身边人的模样,分明就是彻底的失宠了。
外甥女不说实话,那便问问这些内侍。
内侍仿佛没听到。
大胆的贱人!
若非皇后失宠,柳奭现在就能呵斥此人。
可如今他只能再问了一遍。
内侍回身,皱眉,“禁中语不得外泄,柳相公这是何意?”
腾的一下,柳奭的脸就红了。
晚些见到王皇后,舅甥二人寒暄几句,随即柳奭就问了她最近的情况。
“还好。”
皇后看着端庄雍容,额头的抹额却有些破坏了这个气质。
柳奭抬头,“陛下究竟对你如何?”
王皇后淡淡的道:“陛下颇为尊重我。”
有尊重就还好,就怕是连尊重都没了。
但联想到先前那个内侍对自己的态度,柳奭就忍不住看了外甥女一眼。
王皇后神色平静。
等柳奭出去后,蔡艳说道:“皇后,如今咱们处境艰难,为何不告诉柳相,好歹也能有些帮助。”
王皇后冷冷的道:“他无用。”
“那……谁有用?”
“长孙无忌!”
……
邵鹏出宫,径直去了百骑。
他是百骑的老人,所以径直进了值房。
明静正在神游物外,程达在发呆。
贾平安正在琢磨着李忠的态度,见他来了就问道:“可是阿姐有交代?”
邵鹏点头,贾平安起身和他出去。
“你可是遇到了太子?”
“是。”贾平安笑道:“太子说我不尊重长孙无忌。”
“他这是在冒险。”邵鹏低声道:“陛下最近对皇后越发的冷淡了,太子不安。”
“如此他便想通过呵斥我来获取长孙无忌的好感?”
“对。”邵鹏叹道:“才十一岁啊!竟然就有这等心思。若非出身,这样的太子地位将会坚不可摧。”
邵鹏想错了。
就算李忠是皇后的亲生子,就算他是武媚的亲生子,可他的性子和城府就决定了他未来的命运。
“柳奭最近经常去宫中,他在外面如何?”
这必然是阿姐想了解情况,贾平安说道:“柳奭如今对长孙无忌颇为信赖,经常去请教。另外……我以为柳奭就是靠着皇后才做了宰相,这等因人成事因人的必然坐不稳,心中不安,所以他上蹿下跳就是想保住皇后,也就保住了他自己。告诉阿姐,柳奭我以为长不了。”
邵鹏斜睨着他,“这才多久没见,你竟然越发的自信了。”
当然,哥就是自信……贾平安摸摸头发。
“对了,太子先前去见了昭仪,说是看看弟弟。”
我去!
这小屁孩的动作真的让人不能小觑啊!
“他定然是含笑,摆足了兄长的姿态。”
“对,颇为友爱。”
现在的小孩都是这般妖孽的吗?
贾平安不禁想起了李隆基。
李隆基后期担心儿子们抢夺自己的皇位,把他们当做是仇敌对手,杀儿子丝毫不手软。
老李家的孩子啊!
果然都不简单。
“那皇子如何应对的?”
李弘还小,应当不知道这些事儿,所有的反应都属于本能。
邵鹏的眼中多了温情和欢喜,“小贾,昭仪夸赞你呢!”
“为何?”
賽爾號之聖者君臨
贾平安不解。
“你往日经常给皇子送东西,就鼓动他送给昭仪或是别人,今日皇子正好拿着玉器玩耍,就使劲送给太子。”
哈哈哈哈!
贾平安实在是忍不住了,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。
他教李弘这些只是为了这个孩子的命。
可没想到还没感动到李治和武媚,就给了李忠一个下马威。
“太子当时的笑容都僵住了。”
一个心思颇多的太子,觉得自己展露兄长的温暖很正常,可架不住李弘竟然这般大气,努力想把自己的宝贝送给他。
“后来陛下欢喜,赏赐了皇子一堆玉器。”
白杨树
贾平安安心了。
晚些出去,他照例巡查了那个地方,竟然看到了划痕。
随后他转到了那个林子里。
郑远东坐在老地方,背对着他,“你等一等,我还未归来。”
这货迟早会精神分裂,一会儿是对长孙无忌忠心耿耿的幕僚,一会儿是金牌卧底。
一声叹息后,郑远东回身,“你坏了长孙无忌的事。”
“你说长孙润?那是他自己挑衅,与我何干?”
这个贾平安真心不虚,长孙无忌若是为此出手,李治也不会坐视。
“不,不是此事。”郑远东看着他,声音幽幽,“今日我才知晓,柳奭为了皇后失宠之事来求助长孙无忌,长孙无忌就在陛下那里进言,说太子年幼,在长安怕是会被人蛊惑,于是便接了来。”
竟然是这样?
贾平安无辜的道:“可我并未做什么事吧?难道是为了我与太子的片刻争执?”
“争执也就罢了,可事情被人泄露了出去。”郑远东很是忧郁的道:“事情被外人知晓了,长孙无忌很是恼火,说此事对太子的威望打击不小,而罪魁祸首便是你。”
卧槽!
贾平安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,“事情不是我泄露的,关我屁事。”
“幼稚!”郑远东冷笑道:“在上位者的眼中只有结果。我今日教你一个乖,在上位者的眼中从未有什么因果,有的只是结果。”
只论结果,只论成败,过程上位者不关心。
这便是血淋淋的阶层碾压。
郑远东见他默然,就郁郁的道:“武昭仪和陛下说了,陛下震怒,说泄露禁中语者当诛,令王忠良去查,王忠良……”
老王定然一脸懵逼。
郑远东突然笑了起来,“王忠良当即跪下求饶,说自家没这个本事,担心误了陛下的大事。听闻陛下让你来查此事。”
李治让他来查此事,因为他也是受害人。
谁干的?
贾平安也满头雾水,随后回了百骑。
“最近我在宫中有事,百骑你们看着些。”
明静起身,“武阳伯!”
不好,我怎地又……又不对劲了?程达:“……”
贾平安看了面色潮红的程达一眼,“何事?”
明静巧笑,“我看中了个东西,差了两百多钱……”
百骑贷啊!
贾平安伸出两根手指头。
洗衣服两次!
好说啊!
明静点头。
贾平安随即进宫。
“小贾!”
高阳刚好在附近。
重生之超级兑换
“去我那坐坐。”
这娘们,若是去了,少说半个时辰之后才能出来。
我是去……还是不去呢?
大半个时辰后,贾平安精神抖擞的到了李治那里。
“那日在场的,你可有数?”
贾平安眯眼,“臣大致记得。”
那日除去带他出宫的内侍,就是李忠的三个随从。
李治点头,“禁中之事随意外泄,哪日朕的话语神色可会被人外泄?”
这确实是挺让人膈应的,比如说李治正在吐槽长孙无忌,说他是个胖子,而且是个权臣,回头这些话全被传到了长孙无忌那里……
或是李治在琢磨今夜去睡谁,转过脸就被告诉了阿姐!
随后醋海生波,大打出手,后院的葡萄架多半会倒塌。
“君不密失臣,臣不密失身,你好生去查了。”
李治摆摆手。
我才将失身啊!贾平安想到了先前的高阳,随后出了大殿,身后传来了王忠良的声音,“陛下先前大怒,杖责了数人。”
这个反应很正常,不,动静笑了些。换做是别的帝王,太子身边的那三人大概都会被下狱拷问,随后全家被流放。
太子和贾平安的争执虽然让李治恼火,但更让他恼火的是宫中就是个筛子,发生了什么事儿外面一清二楚,那种浑身赤果果站在别人身前的感觉太难受了。
“带我出宫的那人何在?”
身后只有一声叹息。
贾平安脊背发寒。
他没走多远,就遇到了蔡艳。
蔡艳目光复杂的看着他,“皇后召见。”
不见行不行?
晚些贾平安见到了皇后,第一眼就是那个大抹额。
发际线高就高吧,你玩刘海也行啊!
好像现在没刘海吧?
贾平安行礼。
王皇后冷冷的道:“太子与你争执,你口出不逊也就罢了,后续外面的谣言可是你传的?”
你看见了?
贾平安平静的道:“此事臣亦是受害者,如今长孙相公说要取臣的项上人头。”
噗!
一个宫人忍不住笑了。
蔡艳看了她一眼,那宫人面色惨白,赶紧出去。
笑都不能笑,这活着真特娘的憋屈!
这纯属无稽之谈!
艳杀天下,帝女风华
但也是贾平安的一种反击。
若是长孙无忌对他出手,他就可以凭此请李治罩着自己。
王皇后冷笑道:“我看此事便是你的手段,还假装受害,无耻!”
这是把对阿姐的怒火都喷我这里来了?
还是说觉得我对阿姐帮助颇大,坏了她不少好事,所以想借此来打击我?
桃花四艷 白樓小漠
——贾平安泄露禁中语!
这个时代诚信很重要,你连宫中的事儿都能外泄,还有什么是你不敢说的?
这是想让我成为过街老鼠?
贾平安硬气的道:“臣乃是陛下的臣子,臣如何,却不是皇后能非议的。”
卧槽!
这话直接就顶到了王皇后的肺管子。
她咳嗽了一下,拍打着案几,“竟敢对我无礼?来人呐!”
这是要动手吗?
若是贾平安死在这里,回过头皇帝就算是再大的怒火……不对。
完美机器女友 雁主
我是扫把星!
王皇后若是弄死了我,回过头皇帝就能以扫把星出事能克帝王为由,直接把王氏灭了。
连长孙无忌都拦不住!
所以……
她在虚张声势,想让我害怕,随后说些犯忌讳的话。
可这样对她有何好处?
莫非……
贾平安看了一眼后面的屏风,下面竟然有一双女子的绣鞋露了出来。
这双脚不大,只手就能轻松握住。
屏风后是谁?
贾平安心中微动,就面露凛然之色,“臣便在此,皇后若是想弄死臣,臣绝不还手。但臣对陛下忠心耿耿,皇后就算是打死了臣,臣依旧如此!”
王皇后面色微变。
果然,你不敢动手!
如此我还不赶紧飙人设还等什么?
“臣对太子尊敬有加,可太子却呵斥臣对长孙相公不敬。臣与长孙相公许久未曾碰面,这话臣万万不敢认,于是太子便呵斥臣……”
想给我上眼药?
不好意思,我才是上眼药的专家。
“臣……”
“滚!”
王皇后指着宫外,“打出去!”
“皇后,你听臣解释啊!皇后……”
贾平安凄凉的喊声兀自在回荡着,屏风后走出一人。
蔡艳福身,“见过新城长公主。”
素净的脸上多了些无奈,新城公主垂眸,长长的睫毛颤动着,福身:“我这便回去了。”
王皇后心中憋闷,“你也听到了,那贾平安跋扈之极……”
新城长公主乃是先帝和长孙皇后的幼女,最得宠爱,而李治也颇为宠爱这个妹妹,所以王皇后今日特地弄了这个局,可贾平安安然无恙,她反而出了洋相。
……
昨夜差点就不想码字了。